巴拉巴拉的講了半天,梁遠算是把自己臨時刨出來的坑給填上了。

  針對精英群體的演說,梁遠壓根就沒去強調自己的理想有多么的偉大,理想偉大不偉大?以遠嘉高管和在座大佬的智商,單純強調偉大這點無異于是侮辱。

  理想飄得再高,可行性才是最重要的,世間事大部分都是唯結果論的,能操作才具有現實意義。

  除掉偉大理想這個殼子,某人的思路其實異常的簡單直白,把錢大筆大筆的丟給廣告費多浪費啊,讓我們換個花樣試試吧。

  真人秀這東西在這個年代是不存在的,明顯具有真人秀風格的電影楚門的世界要在九十年代末期才會出現。

  現在梁遠某種程度上直接把楚門的世界搬上了現實舞臺,國內不好說海外肯定是爆火的,這里邊能玩的花活簡直不要太多,比如最基礎的全球選秀什么的,更何況還能掛上火星移民這個無比高大上的名頭。

  由于宇航情結的緣故,互聯網時代之后,歐美針對地外移民這個概念,出來的各式騙子公司無數,海外隔三差五就會出現類似的眾籌和選拔,最牛逼的騙局都開拓了部分的共和國市場。

  比如最著名的宇航情結變種大忽悠星際公民項目,全世界賣概念賣圖片就賣了接近兩億美元,差不多成了新世紀早期時代第一貴的宇航類游戲開發項目。

  奢侈的廣告費用什么的大家都能理解,地外探索、深空種植、太空育種什么的大家也能理解,生物圈二號計劃對于在座的眾人也不是什么高科技,但把這些都串聯起來根根據梁遠形容可以替代廣告的真人秀,大家可就都蒙圈了。

  真實的講,塑造世界性品牌,牛逼的科技和大量的廣告都是不可缺少的,由于遠嘉沒錢的緣故,梁遠才想了一個替代的法子,用真人秀的方式替代廣告轟炸贏來大量的關注度,而這種事情壓根就沒有先例可尋。

  唯一能跟上的梁遠思路只有寧婉菲一個,少女的小臉興奮得緋紅緋紅的,這么好玩的事情也只有梁遠能想象出來,少女很自豪的想著。

  對梁遠無比信任、對藝術天生敏感的寧婉菲已經看到了洶涌的金錢大潮在自己不遠的前方激蕩澎湃。

  這個需要先驅趟地雷的時候,就是最需要梁遠開啟成功者光環,閃瞎眼的高光時刻了。

  鑒于某人的歷史記錄一向優良,遠嘉高管遇到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時,首先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事兒是不是和梁遠有關,如果有關,心里就已經傾向性的信了大半,無論這事情看起來如何的不靠譜。

  類似的念頭壓根不是理性思考能抑制住的,遠嘉本身就是個bug,天天在bug里上班,難免對bug的發明者另眼相看。

  這種情況在其他行業也很常見,比如學霸,考霸,球霸,路霸刪掉,其中影視行業更是把成功者光環放大到了極點。

  最明顯的例子,詹姆斯卡梅隆泰坦尼克號的劇情俗不俗,窮小子與富家女的狗血愛情故事簡直俗不可耐,從未來的點娘位面里能薅出來一百萬只這種水平的編劇。

  當然,有杠精不服氣泰坦尼克號土得掉渣毫無深度的劇情,直接拍了劇情高大上的題材太平輪上,太平輪下。

  單純的羅列出兩個太平輪可不是狗作者在變著花樣的水字數,而是根據未來名字越長逼格越高的科學定律,史詩級巨著太平輪只有三個字的名頭搞不好和其真正的影史地位嚴重不符,分裂成太平輪上太平輪下加起來八個字的名頭,注定要超越五個字名頭的泰坦尼克號,這可是經過嚴格的科學論證的。

  結果呢,杠精很傾城的呲牙咧嘴微微一笑,這屆觀眾不行,只配去日毛毛蟲。

  看 ̄ ̄ ̄ ̄σσ,多么痛的領悟,霧艸,貌似扯遠了。

  梁遠說完,會議室里寂靜一片,都在考慮某人這個沒聽說過的項目的可行性。

  片刻之后,蘇良宇打破了房間里的沉默。

  “大少。”

  蘇良宇這句習慣性的稱呼出口,才想起來房間里還有別人呢,遠嘉內部平時叫某人這個具有封建主義殘余氣息的稱呼早就叫習慣了。

  有點尷尬的笑了笑,反正說都說了蘇良宇也就不在乎了。

  “大少這個新計劃打算掛在哪個品牌下邊?”

  “國內掛在傾城娛樂下邊,海外放在facegoodords下邊。”

  遠嘉高管這下全明白了,別看去火星這個計劃看著大,梁遠沒有動用遠嘉現有體系的意思,打算另起爐灶。

  傾城娛樂的股東就三個人,梁遠加兩個丫頭,看看那個悶騷的名字,遠嘉高管早就認識到,這是一家哄兩個丫頭開心的公司,當初也就都沒跟著參合。

  九十年代中期,海外西方社會的頂尖精英在美國舊金山舉行了一場峰會,峰會的主題就是如何應對全球化所帶來的貧富差距擴大等尖銳問題。

  在會議期間,針對貧富差距擴大化所導致的革命爆發問題,美國著名戰略家布熱津斯基提出了一個極有創意的解決方案titttainment,東方式的含蓄譯法可稱其為搖搖樂。

  “搖搖樂”的形式大致有兩種:

  一種是發泄性的娛樂,比如開放有償援助、鼓勵暴力游戲、引導口水戰等等。

  另一種是滿足性的娛樂,比如拍攝大量的肥皂劇和偶像劇,大量報道明星的丑聞與吃喝拉撒睡,播放很多真人秀,產出大量優秀的游戲、、電影等等。

  通過這兩種娛樂的大面積覆蓋,這些讓人陶醉的消遣娛樂以及充滿了感官刺激的產品堆滿人們的生活時間,最終達到的目的:占用人們大量時間,讓其在不知不覺中喪失思考的能力。

  當然,自制力強悍者可以例外。

  客觀的說,搖搖樂計劃是一種極具性價比的低成本緩和社會矛盾的利器。

  如果全人類都是愛因斯坦那種水準,科技早就支持在銀河系里旅行了,不是所有人都會向往那無垠的星辰大海,也不能強制所有人必須仰望星空。

  衡量搖搖樂政策的好于壞,有一點至關重要,教育機會是否均等,如果均等可以視之為遵循自由意志,如果不均等,那就是金字塔塔尖階層的玩物手段。

  但不管怎么說,這種方式總比周期性的改朝換代來得人性化不是。

  共和國的創立者有多逆天,壓上一生的文治武功推廣神州六億皆堯舜,最后的結局又如何?

  物資極大豐富的社會好是好,但積累物資的過程是無比痛苦的,大無畏的革命主義敘事注定是不吃香的。

  從未來遍布網絡與生活中的減肥失敗就能統計出,大部分人性的本質就決定了短期的“爽”遠比長久的“自制”有市場。

  梁遠不過是位比旁人多了十來年見識的普通人,去搞偉人都沒搞定的事情無異于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在神州六億皆堯舜運動徹底失敗了的背景之下,如果能保證教育機會均等,在梁遠看來搖搖樂政策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人類社會底層與頂層之間殺出來的最優解。

  當然,對于黑心腸的貨色來說,那些眾多的理由不過是用來緩和良心不安的,最重要的還是干娛樂真tm的賺錢啊。

  “項目的核心在于整個遠嘉的支持,但項目的營運屬于和寵物蛋一樣的娛樂產業。”

  “普通人對枯燥的科學工作幾乎都沒什么興趣可言,想不花廣告費還想達到廣而告之的目的,就必須要把基礎研發工作隱藏在玩這個概念里,哪怕進了生態圈,科研和娛樂也是兩條線,都由專業的公司和專業的人員負責。”

  “更直白一點的說,能進生態圈的都不是科學家,只能算作科研愛好者,場外的指導規劃與數據分析才是科研線的大頭,娛樂這邊也是一樣,能進去的都是演員,指導演員行為的場外編劇才是核心。”

  梁遠雖然盡力解釋了真人秀的作用,不過那玩意還沒面世過,遠嘉高管依舊是蒙圈,表現出來的興趣無非是靠梁遠的光環撐著。

  正搜腸刮肚想案例的梁遠忽然覺得后腰被丫頭輕輕頂了幾下,梁遠轉頭看去,被寧婉嘉塞了一個筆記本過來。

  少女塞過來的筆記本,是梁遠仿造未來即時聊天軟件界面格式訂做的那種,上邊有分別代表著三人的豬頭,卡通房子和卡通飛機。

  筆記本上都是兩個丫頭潦草的字跡,看起來是匆忙中剛剛寫完的,梁遠只看了幾眼就徹底的沉浸了進去。

  會議室里又恢復了寂靜,時間過去了七八分鐘。

  “這個計劃簡直太天才了,還是計劃的擬定者親自解釋比較好。”

  梁遠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合上筆記本,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這貨既興奮又高興。

  某人算是真進入到平時的會議狀態了,這會兒完全忽略了大佬們的存在。

  “嘉嘉、菲菲,你倆誰來解釋這個計劃?”

  興奮的梁遠扭頭問兩個丫頭。

  “今天是單號,我都當姐姐了,還是妹妹來解說吧。”

  由于這個會有大佬觀摩,寧婉嘉倒是很有姐姐的樣子,把機會給了寧婉菲。

  在梁遠看來兩個丫頭誰說都一樣,拉開椅子站起身,梁遠笑呵呵的示意寧婉菲換座位,自己暫時去客串秘書。

  看著梁遠鼓勵又慫恿的眼神,寧婉菲也沒繼續謙讓,拿著筆記本坐在梁遠原本的位置上。

  “這個計劃完全是受小遠科技真人秀的新思路啟發,計劃暫時命名為火星救援。”

  寧婉菲一句廢話都沒有,開門見山的說出了筆記本上的核心內容。

  “時間很少,都是我和嘉嘉臨時想到的,有不完善的地方歡迎各位老總補充。”

  “小遠提起用真人秀替代廣告這個思路可以分兩條線,科技線和娛樂線。”

  “科技要嚴謹,娛樂要刺激夸張,看起來南轅北轍,很難和諧的融合到一起。”

  “不過既然是真人秀,小遠又強調過生態圈的最終目的是和外太空移民相關的深空種植,我們不妨直接帶進科幻的色彩。”

  “藝術線上,假設集人類之力建設了十多年的第一艘大型火星探索飛船著陸失敗,設備物資損壞大半,飛船船員修建好臨時基地之后,只能依靠植物工廠維生,必須呆在火星上等待救援。”

  某種程度上,兩個丫頭做這個真人秀的思路有點類似某人沒看過的那部火星救援電影,不過區別是一個只能種土豆,另一個卻有著科幻性質的模擬火星移民點,可以種好多東西。

  由于這種封閉性真人秀幾乎以年為計時,在兩個丫頭的設計里,科研線可以穿插到整個娛樂線之中。

  比如場外的后勤中心相當于母星基地,隨實驗現場情況調整實驗計劃或增添修改某些設備,可以稱之為地球至火星補給的太空貨運快車。

  整個科研真人秀其實和生物圈二號有些類似,當模擬環境維持不下去的時候,宣布移民失敗宇航員搭乘逃生艙灰溜溜的返回母星地球,然后總結經驗,準備開啟下一期真人秀。

  在兩個丫頭潦草的計劃里,一旦真人秀成功在全球獲得轟動,那么某人修建的這個生態圈還可以按國家或是大洲分成幾隊,哪隊留到最后哪隊算是獲勝。

  梁遠從雙胞胎粗略的想法中看到了另一種可能,有些類似大型生物實驗室的那種殘酷的分秒必爭的科研競爭。

  模擬地外深空或者火星環境,那種艱苦可不是鬧著玩的,就算設定上開了個防護罩的外掛,但單純用有限的資源盡可能生存這一塊,沒有雄厚的科技研發支撐也是絕對留不到最后的。

  一旦節目大獲成功,搞不好未來會出現美國組后邊的贊助商與設備技術支持商是ge、西屋,日本組后邊可能是東芝、三菱,德國組后邊是西門子這種場景。

  難道未來還能整出來一個科技世界杯不成,這種直接而殘酷的競爭梁遠想想都覺得興奮,真難為兩個丫頭能想出這種把科技研發和娛樂性和諧融合的點子。
天天中彩票qq群 石狮市| 泰兴市| 吴堡县| 兴山县| 淄博市| 隆昌县| 哈巴河县| 将乐县| 伊宁县| 炎陵县| 江西省| 棋牌| 禹州市| 南平市| 青浦区| 南安市| 织金县| 泗水县| 红原县| 广汉市| 桃园市| 什邡市| 杭锦旗| 邢台市| 南通市| 中方县| 延边| 湘潭县| 苏尼特右旗| 双鸭山市| 邢台市| 乌审旗| 平利县| 乌拉特中旗| 阿克陶县| 汉阴县| 镇远县| 周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