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醫流狂兵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仙界大佬
  老者瞇眼細看,眼中精光大盛!

  片刻以后,他收回目光,悶悶的發出一聲冷笑。

  金木迫不及待的問:“師父,他有什么背景沒有?”

  “一個修真界升上來的雜魚而已,不過……”他突然眸中泛起冷意,“他可以死而復生,很特別的能力。金木,你要記住了,對付他千萬不能讓他被你殺掉或者自殺。你前兩次,就犯過這種錯誤。”

  死而復生?不能自殺?

  金木眼神困惑,心中不解。

  老者突然沒入虛空,不見蹤影,氣息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見。

  林濤瞬間瞳孔收縮,感到強烈的威脅!

  他毫不猶豫,另一外一只手持著匕首,向自己刺去。

  老者突然出現,單手牢牢的抓住林濤,使他的手再也刺不進去一分一毫。

  “你想自殺,回到過去,我說的對不對?可惜,現在你沒有這個機會了?”老者冷冷一笑道。

  林濤回頭朝其他人大喊:“快,殺掉我,利用我的能力。”

  他的同伴們,有的人沒敢移動,有的人沒聽懂林濤說什么,有的人猶豫一下后,行動了。

  行動的是蝴蝶、周靈繡和趙明庭三個人,三把長劍和匕首,整整齊齊的刺向林濤。

  林濤心臟砰砰跳動,艱難的挺起胸膛,準備接受死亡、也迎接新生。

  只有通過這種方式,他才有可能擺脫眼前這個強到沒邊兒的敵人。

  呼!

  老者長袖一揮,平地卷起一陣罡風,將三人重重的甩了出去。

  然而,三人的攻勢還沒有完。

  三位女子一被甩出,各自通了個眼色,借助后退的沖力反彈,欺身逼近老者。

  這才是她們的最終目的!

  三把武器,三個刁鉆無比的角度,刺向了老者。

  即使老者能夠躲過第一把、第二把武器,也一定會被第三把刺穿!

  這是一瞬間就形成的默契。

  林濤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暗暗的為三人捏了一把汗!

  嗤嗤嗤!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老者沒有采取躲閃,任憑三把武器從不同角度刺穿他的身體。

  三把武器,貫穿了他的身體,從一頭沒入,從另外一頭鉆出。

  沒有一絲血跡!

  老者揚了揚身上的華服道袍:“我身上這件極品道袍,可以保護我不受到一切物理傷害!”

  轟!

  他的話音才落,一團火焰撲上他的腦袋,瞬間包裹了他的全身。

  火焰漸漸的消散、蒸發了,老者紋絲不動,一根汗毛都沒燒掉。

  “當然,也免疫一切仙術傷害!”老者淡淡的補充。

  林濤哀嘆一聲,“沒用的,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只有利用我的能力,我們才有可能逃離這里!”

  老者抓住林濤的衣領,將他提起來,道:“可惜,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蝴蝶、趙明庭、周靈繡三人被打倒在地,露出懊悔的神色,眼神中充滿不甘。

  老者提著林濤,緩緩升上空中。

  這時,紅袍眾一甲蘇醒過來,向反方向逃跑。

  “哼。”老者轉過身,淡淡的睨了一眼這個漏網之魚,一只大手向他抓去。

  然而,紅袍眾突然做出一個奇怪的動作,他仿效著老者的動作,一只手向前抓去。

  老者瞳孔一縮,仿佛瞬間明白了什么。

  金木在旁一臉急迫,高聲提醒:“師父,小心!是鏡像!”

  但是為時已晚,老者的動作扔在繼續,一只手的虛影穿進了紅袍眾的心臟。

  噗!噗!

  有兩聲身體被穿透的聲音,一個是一甲的心臟被攫住的聲音,還有一個……

  一甲的手沒入虛空,抓住林濤的心臟。

  他回頭看著對手,臉色蒼白如紙,慘然一笑:“我抓住了。”

  砰砰!砰砰!

  輕輕一用力,林濤吐出一口鮮血,向一甲投去感激的眼神。

  老者在自己眉心輕輕一點,一道光芒沒入。

  林濤一眼認出來,這就是不久前紅袍眾歸命使所使用的招式。

  那段記憶真是記憶深刻啊!

  保留不同時空的元神記憶,在下次死亡回溯的時候,給予對手致命一擊。

  林濤感到生命能量正在急速流逝,眼前的一切漸漸模糊、聲音也漸漸模糊了。

  嘶!

  他倒吸一口涼氣,掙扎著從剛剛的經歷中走出。

  最近幾次死亡回溯,他使用得越來越艱難了,每次消耗大,也要花費更長的時間恢復狀態。

  他感到身體一陣陣的空虛疲憊,開始留意四周的環境。

  到目前為止,他還是在那個比試的會場,沒有那名老者,沒有剛剛的混亂。

  人們抬著頭,仰望天空,不久前,王盟剛剛被自己的仙法沖出天際。

  人群喧囂哄鬧起來,為勝利者爆發喝彩。

  林濤沖上高臺,扶住體力透支、搖搖欲墜的一甲,小聲急切的問道:“有沒有辦法快速離開這里?”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時不時的抬頭看著天際,雖然那邊空空如也,但他預感到敵人正在以最快速度趕來。

  這位不久前親手殺死他的紅袍眾,一句話沒說,只是定定的看著他,虛弱的問道:“發生什么情況了嗎?”

  “以后在跟你們解釋,長話短說,就是不久后有敵人會來。”林濤說道。

  “有多強?”看樣子,紅袍眾還算計著,以他的現在狀況是否有一戰之力。

  林濤直接否定他:“很強很強,對付那個人,你就不用想了。你知道的話,就快告訴我,你對城中比我們熟悉,有什么地方可以逃走的?”

  一甲想了想,以手指當做筆,指尖燃燒起一團黑色火焰。

  他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圈,低聲念了一段復雜難懂的咒語,然后,那圓圈就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空蕩蕩的圓圈里,突然出現一個鏡面,映照出截然不同的世界。

  “鉆進去!”一甲沉聲說道。

  門那邊的世界是哪里?

  門是不是安全的?

  林濤沒時間考慮那么多。

  等所有人進門以后,林濤和一甲也鉆進門中,沒有任何感覺,就像穿過一道普普通通的門。

  他佇立在新大陸,身后的門漸漸閉合,直到這個時候,他緊張的心情才漸漸平復、安定下來,心中的大石撲通落地。

  “現在暫時安全了……對了,這里是什么地方?”

  林濤抹了抹冷汗,長吁短嘆。

  突然,身后的門中伸出一只手臂,迅速向他探來。

  眾人目中驚駭無比,受到驚嚇,一只只手蒼白無力的指著林濤,一句話說不出來。

  林濤看到眾人表情奇怪,只感覺到背后涼颼颼的、陰冷冷的,脊梁骨發寒。

  頭皮也炸了起來。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猛的向前一撲,重重的摔落在地,又向前翻滾兩圈。

  但是,那只手臂如陰魂索命,不停的蠕動著、驅趕著、追逐著,將他狠狠咬住。

  終于,那只手抓住林濤腳踝,拖著他往門的入口處縮回,而且速度愈來愈快。

  “別讓他把人拖走!”

  “阻止他!”

  幾個人大呼小叫,驚慌錯亂,紛紛沖上去解救林濤,速度卻始終比那只手臂慢了半籌。

  嗖!

  突然間,一把匕首從眾人頭上飛出,嗤的一聲,將那只手臂牢牢釘住。

  這一釘,為他們爭取到了不到一秒鐘的功夫。

  一秒鐘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對眼下來說,卻足夠逆轉局面。

  蝴蝶等幾人,趁著短暫的延遲和停頓,迅速縮短雙方的距離。

  五把寒芒,閃爍著凜凜寒光,從不同角度斬向那只手臂。

  頓時,鮮血飛濺,一只活生生的手臂就這么被人合力截斷。

  也許是受傷太重,也許是害怕再遭到不測,剩余的手臂沒再停留,灰溜溜的退了回去,也退出門外。

  與此同時,門里剩下的一點鏡面結界,也完全泯滅消失,不著一點痕跡。

  林濤癱坐在地,胸膛起伏不定的喘氣,對剛剛的經歷心有余悸。

  “沒事吧?”紅袍眾遞來一只手,問道。

  林濤看見那只手,打了個哆嗦,估計他以后對手都有心理陰影了。

  林濤心有余悸的回頭看了一眼,問道:“剛剛那個老者,也就是金木和沈星月的師父,到底是什么人?”

  他話一出口,突然想起在這個時空,一甲根本沒見過老者,這個問題問了也白問。

  誰知一甲聽懂他的問話,回答道:“那人的名字,在仙界不能提起,不然你說出那兩個字,他就能感應到你的位置,就能知道你在說什么、在做什么、甚至心理在想什么!”

  有沒有這么夸張?

  林濤訥訥的聽了良久,喃喃說道:“這不是……無敵了么?”

  “真有這么神奇?”周靈繡不禁問道。

  “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是訛傳的吧?”趙明庭推測說。

  她們兩個之所以有這種想法,也屬正常,在修真界時不時有這種過分夸大能力的事情發生。

  林濤突然想起那段經歷,那名老者看了一甲一眼,就立刻說出他的名字、身份和實力。

  簡直比讀心術還邪性。

  所以,他絲毫不懷疑,這名老者能看透人心、看透世間萬物。

  紅袍眾看了眼林濤,繼續解釋道:“其實這就是神通大圓滿的最高境界……總之,保險起見,我們還是不要說出他的名字,就稱作那一位吧!”

  幾人慎重的點點頭,林濤目中閃過一絲疑惑,問紅袍眾道:“你怎么知道是什么人追殺我們的?”
天天中彩票qq群 宝清县| 丽江市| 三穗县| 金乡县| 平顶山市| 出国| 顺昌县| 连州市| 双江| 奉新县| 利川市| 龙井市| 余干县| 寻乌县| 永仁县| 苏尼特左旗| 靖江市| 中江县| 常熟市| 洛川县| 报价| 合作市| 繁峙县| 龙口市| 大理市| 呼和浩特市| 麦盖提县| 仁怀市| 醴陵市| 阳春市| 泸定县| 长治市| 磐石市| 错那县| 黄龙县| 图木舒克市| 察雅县| 内黄县|